佛洛伊德《梦的解析》:荒谬的梦,与梦中理性的行动 _未来天地_申博8注册
首页 未来天地 IT设计 星空人科 话题观点
 主页 > 未来天地 >佛洛伊德《梦的解析》:荒谬的梦,与梦中理性的行动 >

佛洛伊德《梦的解析》:荒谬的梦,与梦中理性的行动

2020-06-17  |  来源:http://www.msc4408.com  
 

我们在释梦的过程中,常常碰到荒谬的成分,因而我们再也不能拖延对其来源和意义的探讨了。我们当可记得,那些否认梦的价值的人已把梦的荒谬性作为一个主要论据,从而认为梦是一种功能下降且支离破碎的心灵活动的无意义产物。

我先从几个梦例开始,其中的荒谬性仅仅是表面现象,只要更深入地考察梦的意义,这种荒谬性便烟消云散了。下面是两、三个关于梦者过世的父亲的梦,乍看之下就像是个巧合。

(一)

这是一个六年前失去父亲的病人所做的梦:

根据梦的流行理论,我们对这个梦的内容应该解释如下:开始时我们应该假设,当梦者正想像这件意外时,他必定已经忘记他的父亲已死去好几年了,但是梦在继续进行时,他又记起了此事,因此使他在睡梦中对自己的梦境感到惊愕。然而分析告诉我们,这一类解释显然无济于事。梦者请了一位雕塑家为他父亲塑造一座胸像,就在做梦的两天前他第一次看到这座塑像,而正是这座塑像让他视为一场灾难——雕塑家从未见过他的父亲,只好根据照片来雕塑。

就在做梦的前一天,他出于孝心,派了一个老僕人到工作室,看他是否对这座大理石胸像持有相同的看法:两颞之间太窄。他现在又继续在回忆中找寻构成此梦的素材,他的父亲每当因经商失败和家庭困难而感到苦恼时,总习惯于用双手紧压前额的两边,好像他的头部太宽了,他必须把它压窄些。这个病人在四岁时曾亲眼目睹手枪不慎走火,弄瞎了父亲的眼睛(他的眼睛多幺地明亮!)。他的父亲生前在沉思或忧郁的时候,在他的前额上,也就是梦中出现伤痕的地方,总会出现深深的皱纹。这道皱纹在梦中被伤痕取代的现象引领我们找到这个梦的第二个诱因。梦者曾为他的小女儿拍过一张照片,底片从他的手指间滑下,捡起时,发现小女儿的前额上有一道垂直的裂缝,直抵眉毛。他对此不禁产生了一种迷信的担忧,因为在他母亲死去的前几天,他也把她照片的底片弄破了。

因此这个梦的荒谬性,不过是因为在言语表达上的漫不经心,没有把胸像及照片与真人区分开来所致。我们(在看一张照片时)总会说:「你不认为父亲有些什幺不对劲吗?」梦中出现的荒谬性应该是可以轻易避免的,而如果单就这个梦例来说,我们应该认为,这种明显的荒谬性是可以接受的,甚至是故意设想出来的。

(二)

下面是从我自己的梦中想到的另外一个极其相似的例子(我的父亲死于一八九六年):

还有什幺比这更为荒谬呢?做梦的时间正值匈牙利因国会故意阻碍议案而陷入无政府状态的危机中,而卡尔曼・赛尔又将他们拯救出来。梦中这个情景的细节表现为如此小的图片,与对此梦的解释不无关係。我们的梦念往往以视觉图像表现出来,其大小与真实情况大致相同。然而我在梦中看到的图片,乃是再现了一本有关奥地利历史的书内的一页木刻插图,画中的内容是在那有名的「我们誓死效忠女王」事件中,玛丽亚・德蕾莎出席普雷斯堡议会时的情景。

与图中的玛丽亚・德蕾莎一样,梦中我的父亲也被群众围绕着,但是他是站在一张或两张椅子上(Stühlen),因而成了一位主席,或一位主法官(Stuhlrichter)(充当两者连繫的是一句德国谚语「我们不需要法官」)。而事实上当我的父亲死在病床上而我们围绕着他时,确实有人说过他在床上看起来很像加里波底。他死后体温上升,双颊越来越红……我一想起这个景象,便不由自主地想到:「在他的身后,在空洞的幻影中,存在着主宰我们每个人的东西——共同命运。」

这些提升了的思想为某件事物——它在另一层意义上也是「共同」的——的出现铺平了道路。我的父亲死后体温的上升符合于梦中的在他死后等字眼,他死时最大的痛苦是他在最后几个星期内肠道完全麻痺(阻塞),而一切大不敬的思想都由此而起。我的一位同学在中学时便失去了父亲——此事深深触动了我,促使我与他成为朋友——有一次他略带嘲讽地谈到他的一位女性亲戚的一段痛苦经历:她的父亲在街上暴毙,被抬回家中,当他的衣服被解开时,人们发现他在临死时或死后排出了大便(Stuhl)。

他的女儿对此事非常不快,以致在她对父亲的回忆中,这一丑陋细节竟挥之不去。此处我们已触及这个梦中所体现的欲求:「一个人死后在孩子面前要保持伟大和圣洁。」——谁不想这样呢?梦中的荒谬性是如何产生的呢?梦的明显荒谬性不过是由于这样一个事实:赋予一个完全合法的言语形象——我们已习惯于忽略它的各部分之间的矛盾所造成的荒谬性——一幅根据其字面意义而形成的图像。在这个梦例中,我们必然会再次地感觉到,它的明显荒谬性是故意的,而且是精心製作的。

(三)

在下面提出的梦例中,我能指出梦的工作在蓄意製造荒谬性,而这种荒谬性完全不存在于梦的材料之中。下面这个梦是我在动身度假时遇见图恩伯爵后所做的:

这个混乱而无意义的故事,从分析中得出如下的解释:前一天,我搭一部出租汽车去多恩巴赫的一条偏僻街道,司机不认识路,他就像一般司机那样,漫无目标地向前开着,直到最后我发觉了,才指出了正确的路线,同时讽刺了他几句。从这位司机到贵族,有着一系列的联想,我将在稍后的分析中提及,在此处我只须提到:贵族给予中产阶级平民最深刻的印象是他们喜欢自己开车,事实上图恩伯爵就是奥地利国家汽车的司机。

梦境的下一句指涉我的兄弟,因此我就把他与汽车司机等同了。那年我取消了和他一道去义大利的旅行(「我不能和你一道驾车沿着铁路路线走」),这次取消是对他的惩罚,他老是抱怨我常常在这些旅行中让他感到疲惫不堪(这一点在梦中并没有改变),因为我坚持要儘速地从一地赶到另一地,好在一天内欣赏更多的美丽事物。在我做梦的那一天傍晚,我的兄弟陪我到火车站,但是当我们快抵达火车站时,他在邻近主线终点的郊区火车站下了车,以便乘郊区火车去伯克斯多夫。

我对他说,他可以不要搭乘郊区线,乘主线去伯克斯多夫,这样就可以和我多相处一会了。这就导致了梦中那一段:我驱车走了一般人会选择搭火车旅行的一大段路程。在现实中,事情正好颠倒过来(而「Umgekehrt ist auch gefahren」——不同方向的旅行仍然是旅行),我对我的兄弟是这样说的:「你可以陪我乘主线走你要乘郊区线的那段旅程。」在梦里,我用「出租汽车」代替了「郊区线」,就把整个事情弄乱了(顺道一提,这个混乱对于把汽车司机和我兄弟的形象连结在一起有很大的帮助。)这样一来,我就成功地在梦中製造了某段无意义的内容,似乎很难理解,而且几乎和同一个梦中我自己先前的说法直接矛盾(「我不能和你一道驾车沿着铁路路线走」)。然而,既然我没有必要混淆郊区铁路和出租汽车,我必定是在梦中有目的地安排了这整个谜一般的事件。

然而这是为了什幺目的呢?我们现在就来探索梦中荒谬性的意义,以及认可甚至创造荒谬性的动机。上述梦中的神祕性是这样解决的:在这个梦中我需要有某件荒谬而无法理解的事物,而与fahren(注)这个字有所连繫,因为在梦念中有一个尚待表现的特定判断。有一天晚上,在一位聪明好客的女士家中(她在同一个梦的另一部分中以「女管家」的身分出现),我听到了两个我解不出的字谜,因为在场的其他人都熟悉这两个字谜,所以我猜不出的样子一定使人觉得有些荒唐可笑。这两个谜题是依Nachkommen和Vorfahren 这两个词的双关语创造出来的,我相信字谜原文如下:

特别使人困惑的是第二个谜语的前半段,与第一个谜语的前半段完全相同。

当我看到图恩伯爵开车来时,印象如此深刻,而不免陷入了费加洛的心境,他说伟大绅士的唯一美德就是不辞辛苦地被生了出来(变成了「后裔」),因此这两个字谜就被梦的工作当成中介思想。因为贵族与司机的这两个字容易混淆,又因为有一个时期我们把司机叫作「Schwager」(「法定的兄弟」,即连襟),于是梦的凝缩作用就能把我的兄弟引入同一场景之中。然而在这一切背后的梦念是这样的:「为自己的祖先而骄傲,是荒谬的,不如本人成为开创的典範。」正是因为这个判断——某件事情「是荒谬的」——才产生了梦中的荒谬性,同时也解答了梦中这个模糊部分最后一个难解之谜:我梦见以前已经与这个司机驾驶过一段路程了(vorhergefahren「以前驾驶过」——vorgefahren「往前驾驶」)。

因此,如果梦念元素中包含着某件事物是「荒谬的」这样的判断,也就是说,如果任何一位梦者的无意识思想系列中存在着批判的或嘲笑的动机,梦就成为荒谬的了。因此荒谬性乃是梦的工作表现对立的方法之一——其他的方法则是在梦内容中将梦念中某种材料的关係加以倒反,或是利用运动受到抑制的感觉。然而,梦中的荒谬性并不能被译成一个简单的「不」字,它旨在表达梦念的心境,它把嘲笑或笑声与对立结合起来,仅仅出于这个目的,梦的工作才创造出荒唐可笑的事物。此处,梦的工作又一次为一部分的隐念创造了显梦的形式。

实际上,我们已经碰过一个荒谬梦的好例子,其中就带有这样的意义:梦中演奏华格纳歌剧,一直演奏到早晨七点四十五分,梦中的乐团是从塔上指挥的等等。我未经分析便解释了这个梦,这个梦的意义显然是说:「这是个杂乱无章的世界,是一个疯狂的社会。应有所得的人毫无所得,毫不在乎的人却享有一切」——此处是梦者在比较她自己与她表嫂的命运。我们前面所举的第一个荒谬梦与死去的父亲有关,也绝不是一种巧合,在这类例子中,我们发现用以製造荒谬梦的条件具有着相同的特性。父亲施行权威很早就引起孩子的批评,父亲对孩子的严厉要求,使他们出于自卫而密切地注视着父亲的每一个弱点。但是父亲的形象唤起了他们的孝心,特别是在父亲死后,于是稽查作用便加强地抑制,不让它在意识中表现出来。

注1:牛津版注:「Fahren」为一基础语意单位,广泛运用于各种複合字当中,佛洛伊德的双关语「Vorfahren」(往前行驶)即为一例,他描写梦境时常用此字。译注:「Fahren」这个字有「驾」(车)和「乘」(车)等意思,必须视上下文不同而定。

相关书摘 ▶ 佛洛伊德《梦的解析》:梦境往往是不加掩饰的欲求满足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梦的解析(新版)》,左岸文化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联合劝募。

作者:西格蒙德・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
译者:孙名之
审定:巫毓荃

梦确实有意义,且并非如一些权威所说的那样,是大脑部分活动的表现。
当释梦工作完成我们就会知道,梦是欲求的满足。——佛洛伊德

《梦的解析》出版于1900年,涉及範围极广,除了精神病症的材料,还包含了对文学、艺术、神话、教育等方面有启示价值的新观点。佛洛伊德曾在第三版序言中提到:「此书包含了所有我最有价值的发现。这种洞察,有时候一生也只出现一次。」

佛洛伊德在《梦的解析》中分析了大量梦例,包括儿童梦、荒谬梦、焦虑梦,以及各种典型梦。他以其特有的精神分析法,主要是透过联想的诠释学方法,根据大量梦例的经验事实,加上训练有素的敏锐观察力和严密的逻辑推理,利用在医疗病人过程中已发现的某些概念如潜抑、无意识、宣洩等,建立其具有动力学特色的梦的理论。佛洛伊德认为,一般医生从生理观点来研究梦是徒劳无益的。他认为梦的本质是(无意识中被潜抑的)欲求的(伪装的)满足,而此一本质对精神分析具有重大的理论意义。

此译本译自1999年牛津大学出版之版本,该版本係译自初版《梦的解析》。佛洛伊德后期受到部分人士影响,开始认为梦境十分依赖符号,而这些符号意义至少有一部分独立于其所处的脉络。初版《梦的解析》呈现出佛洛伊德原始对于梦的理论的思考,及其对梦中意象更灵活、更敏感的诠释。

佛洛伊德《梦的解析》:荒谬的梦,与梦中理性的行动 Photo Credit: 左岸文化
上一篇:
下一篇:
栏目最新
推荐资讯
她刮掉眉毛扮丑,为角色增肥22公斤,收争议男友、未婚当妈,她
她刮掉眉毛扮丑,为角色增肥22公斤,收争议男友、未婚当妈,她
她到叔叔家借路费,被叔叔赶走,穷大婶给了她1个镯子,10年后
她到叔叔家借路费,被叔叔赶走,穷大婶给了她1个镯子,10年后
业界职人‧深度对谈 ─ Sculptor Barber 首
业界职人‧深度对谈 ─ Sculptor Barber 首
业界职人‧深度对谈 ─ 台北街头店铺 GOODFORIT
业界职人‧深度对谈 ─ 台北街头店铺 GOODFORIT
MARINI暂售出逾100伙
MARINI暂售出逾100伙
MARINI暂收5000票 超购逾12倍
MARINI暂收5000票 超购逾12倍
栏目热门
 
申博8注册|软件展品|自然平板|网站地图 申博正网充值 sunbet金沙下载